傅雷家书: 一九五六年二月十三日

  亲爱的孩子,上海政协开了四天会,我第一次代表小组发言,第二次个人补充发言,附上稿子二份,给你看看。十日平信寄你一包报纸及剪报,内有周总理的政治报告,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及全国政协大会的发言选辑,井用红笔勾出,使你看的时候可集中要点,节约时间。另有一本《农业发展纲要》小册子。预料那包东西在三月初可以到你手里;假使你没空,可以在去南途中翻阅。从全国政协的发言中,可看出我国各方面的情况,各阶层的意见,各方面的人才。

  亲爱的孩子:早想写信给你了,这一向特别忙。连着几天开会。小组讨论后又推我代表小组发言,回家就得预备发言稿;上台念起来,普通话不行,又须事先练几遍,尽量纠正上海腔。结果昨天在大会上发言,仍不免“蓝青”得很,不过比天舅舅他们的“蓝青”是好得多。开了会,回家还要作传达报告,我自己也有许多感想,一面和妈妈、阿敏讲,一面整理思想。北京正在开全国政协,材料天天登出来;因为上海政协同时也开会,便没时间细看。但忙里抢看到一些,北京大会上的发言,有些很精彩,提的意见很中肯。上海这次政协开会,比去年五月大会的情况也有显著进步。上届大会是歌功颂德的空话多;这一回发言的人都谈到实际问题了。这样,开会才有意义,对自己,对人民,对党都有贡献。政府又不是要人成天捧场。但是人民的进步也是政府的进步促成的。因为首长的报告有了具体内容,大家发言也跟着有具体内容了。以后我理些材料寄你。

倾听人民心声 奏响时代旋律——论傅庚辰的音乐创作与成就

时间:2014年09月09日来源:《人民日报》作者:翟泰丰

  《傅庚辰作品集》的出版,是我国音乐界的一件大事。

  皇皇大作,厚重而丰硕。在这部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五卷本《傅庚辰作品集》里,我们听到了一位当代音乐家,在时代旋律里,半个多世纪艰辛求索的心跳;我们读到了一位时代音乐家66年历经的烽火与苦雨;我们看到了一位人民音乐家,踏风雨,跨山壑,与人民血脉同流、心灵同吟的壮丽。我们跟随着这时代的旋律,走进了《地道战》的交响,倾听着《映山红》的抒情。

  历史地位与历史成就——

  不愧为人民的艺术家

  傅庚辰有三句话,是他人生的自我解剖,第一句话是,“没有音乐就没有我的人生”;第二句话是,“与时代同呼吸、与人民共命运,是我音乐人生的座右铭”;第三句话是,“诚挚于人生,执著于事业,忠诚于理想。这是我的人生感悟”。伴着这三条人生追求的感悟,他在当代中国的乐坛上,走出了一条傅庚辰之路,这就是让音乐的创作始终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同歌。

  他踏过被炸成灰粉的上甘岭山头阵地,穿过战壕,爬过山洞,探望阿妈妮,走访战士,拜谒烈士陵园、毛岸英墓……创作出歌剧、舞剧《阿妈妮米》《战地抢收》《志愿军战歌》,歌曲《告别朝鲜》等。此后,他踏遍祖国山河,走进时代的湍流,感悟中华民族五千年悠久的文化根脉,探觅历史奋进的宏伟节拍,倾听人民的心跳,寻找时代的旋律,创作了一曲又一曲、一章又一章撼人心弦的优秀音乐作品。《傅庚辰作品集》以外,还有一部《人民音乐家傅庚辰作品传唱集》与之交相辉映。在各地公园、河畔、广场、小区,傅庚辰的作品均有传唱,那浑厚庄重旋律中的《地道战》,那高扬时代精神的《雷锋,我们的战友》,那悠扬抒情旋律中的《红星歌》《映山红》《红星照我去战斗》《毛主席话儿记心上》……

  任何一位文学艺术家的作品是否可称经典,都难以避开两个考验,一个是历史,一个是人民。在当代中国音乐史上,傅庚辰是继聂耳、冼星海等中国风格音乐的创始人、奠基人,吕骥、贺绿汀、任光、赵沨、马可等老一辈人民音乐家之后的又一批人民音乐家中的佼佼者。他走上战场,讴歌战士,称颂英勇;他投身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历经风雨,歌唱人民;他走进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梦继续昂扬高歌。作品丰硕,成就卓著,傅庚辰不愧为人民音乐家,这是历史和人民的共同见证。

  艺术追求与艺术成果——

  贡献了宝贵的音乐理论财富

  傅庚辰还有更加著名的三句话:现代技法中国化,音乐语言民族化,音乐结构科学化。他的这三句话是科学的、准确的、适时的。当今的各文艺门类,都有一个作品创作技法、语言、结构的创新发展与现代化的问题。但创新发展与现代化,又有一个如何中国化、民族化、科学化的问题,否则其作品就会“水土不服”,群众不接受、不认可。

  交响乐样式本来就产生、发展于国外,一旦产生了《梁祝》《黄河》《红旗颂》等,它就在中国安家了。这是交响乐技法中国化的结果。至于音乐语言,因为它的语言主题是寓于音乐旋律之中的,因此,就更具国际性,更便于在不同话语的民族之间交流。但音乐语言的生命却扎根于各民族话语之中,贝多芬、柴科夫斯基的作品,在世界上广受欢迎,因为它有美好的音乐语言与悦耳动听的旋律,但中国民众往往更喜欢《梁祝》,这就是音乐语言融于民族话语的巨大力量的结果,因为《梁祝》主题语言是和中国民族话语相融合的,沁人心脾的旋律是和中国越剧的曲调相融汇的,自然能唤起同一片土地上受众如泣如诉的深情感受。所谓音乐结构的科学化,就是要依照音乐内在规律,在音乐的章、节、首的不同形式创作中,设计结构,驾驭结构。音乐结构是与音乐语言、音乐旋律紧密地编织为一体的,因此结构有着特殊的重要性。可以说,傅庚辰的这“三句话”将是文艺界创作过程中长期面临的战略性课题。

  傅庚辰的音乐创作之所以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还源于他善于运用唯物论辩证法的哲学原理指导音乐创作,反对在音乐艺术创作上的形而上学,他不断探索音乐内在的运动规律,在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进行了可贵的探索,尤其体现在四个方面的辩证统一,即作品主题思想与艺术气质、艺术风格的辩证统一,作品的技法、语言、结构的现代化、民族化与科学化的辩证统一,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庄重与抒情、共性与个性的辩证统一,电影音乐创作中视觉形象与听觉形象的辩证统一。他在音乐理论上探索之广泛,求索之深刻,是他丰硕音乐创作成果的理论结晶,为我国乐坛宝库增添了宝贵的理论财富。

  创作态度与工作精神——

  一切成果源于严谨、求精

  我在与傅庚辰共同创作大型声乐套曲《航天之歌》《小平之歌》的过程中,深刻领教了他严肃、严谨、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创作态度和艰辛跋涉、昼夜奋发的工作精神。他的创作讲程序,重结构设计,对创作主题反复推敲,反复修改,而且坚持在调研中体会情感。

  2003年,我和傅庚辰一起创作《航天之歌》声乐套曲,我们与国防科工委副主任栾恩杰往来通信12封,集会两次,以调研感受航天生活。在第二次集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两弹一星”功臣、“老航天”孙家栋讲了40多年来许多航天人为祖国航天事业艰辛探索的动人故事,其中特别讲到航天人“哭”的故事,大家听了很震动。哭,在文艺创作的形象思维中是常有的,而航天人在航天工程中,多是物理的、化学的、逻辑的思维,哭又是为何呢?原来,成功后哭,是喜悦,失败后哭,是自责,与外国同行交流时哭,是骄傲……“哭”让我们走近航天人的灵魂,找准创作主题。于是《航天圆舞曲》中原来的“喜庆为国骄”就成了“喜泪为国骄”,一字之差,却让人感受到航天人那颗火热的心,感受到航天人的崇高、可敬和可爱!

  2004年,邓小平同志诞辰100周年前夕,我们合作创作声乐套曲《小平之歌》。为谱曲,傅庚辰亲走广安,访小平故乡,看川剧、听高腔、觅旋律,再赴江西,走南昌入原步兵学校留守处,看小平与卓琳、小平继母三位老人曾经被监禁的住房,寻觅他们在风雨煎熬中生命的火花,又在小平天天从步校走到机械修理厂劳动的小道上,去追寻一位老人默默无语、深深思索的脚步,听他与人民、与祖国魂牵梦绕难割舍的亲情。从四川归来后,傅庚辰夜以继日地完成总谱创作118面。这118面线谱写满了傅庚辰的灵感与汗水,有喜、有苦、有感伤、有欢快。作为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的《小平之歌》音乐会在北京演出时,引起了轰动。

  坦诚品格与高尚作风——

  我所感受到的傅庚辰

  傅庚辰不仅是一位著名的作曲家、音乐家,他还是博学的音乐理论家,出色的音乐工作者、领导者。

  在多年的往来中,我深深地感受到他忠诚于党和人民的政治素质,为人处事坦诚憨厚的高尚品格,勤奋工作的精神风貌,科学严谨的学术作风。在我们共事的过程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1974年在南长街胡乔木的家中,乔木找他谈话,在当时复杂的形势下,他大胆坦诚地对文艺界的问题提出了两点意见:一是批评“中央文革”用人不是任人唯贤而是任人唯亲,拉帮结派,吕骥、贺绿汀、赵沨、马可这些对中国革命音乐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老同志不为音乐界所用,为此他当面建议应请吕骥、贺绿汀主持音乐工作;二是他尖锐批评这么大的中国只有八个样板戏和几首“高、尖、硬、响”的歌曲,大量的文艺人才都被排斥,是极不正常的。后来“反击右倾翻案风”肆虐,邓小平再次被打倒,胡乔木处境困难,他也处于险境之中。第二件事是本世纪初,在全国政协文艺界联组会的大会发言中,他大胆坦诚提出了当时文艺界存在的三个问题:关于文化建设的战略地位和资金投入问题,关于文艺界的地位问题,关于少数老艺术家的生活补贴问题。

  在我与傅庚辰的交往中,了解到傅庚辰作为一位著名的人民音乐家,始终坚持为人民创作,为时代讴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文艺界、音乐界奉献了66年的傅庚辰,是一位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音乐家,是一位具有相当学术理论积累的音乐家,是一位具有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的音乐家。他无愧于当代的人民音乐家这个称誉。

  (作者为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原党组书记)

  上海政协此次会议与去年五月大会情形大不相同。出席人员不但情绪高涨,而且讲话都富有内容,问题提得很多,很具体。(上次大会歌功颂德的空话占十分之七八。)杨伯伯①代表音乐小组发言,有声有色,精彩之至。他说明了音乐家的业务进修需要怎么多的时间,现在各人的忙乱,业务水平天天在后退;他不但说的形象化,而且音响化。休息时间我遇到《文汇报》社长徐铸成,他说:“我今天上了一课(音乐常识)。”对社会人士解释音乐家的劳动性质,是非常必要的。只有在广大人民认识了这特殊的劳动性质,才能成为一种舆论,督促当局对音乐界的情况慢慢的改善。

  勃隆斯丹太太有信来。她电台广播已有七八次。有一次是Schumann:Conceito[舒曼:协奏曲]和乐队合奏的,一次是Saint-Saens[圣桑]①的G
Min ,Concerto (Op.22,No2)[G 小调协奏曲(作品22
之二)]。她们生活很苦,三十五万人口的城市中有七百五十名医生,勃隆斯丹医生就苦啦。据说收入连付一部分家用开支都不够。

  大会发言,我的特点是全体发言中套头语最少,时间最短的。第一次发言不过十一分钟,第二次不过六分钟。人家有长到二十五分钟的,而且拖拖拉拉,重复的句子占了一半以上。

  寄来的法、比、瑞士的材料,除了一份以外,字里行间,非常清楚的对第一名不满意,很显明是关于他只说得了第一奖,多少钱;对他的演技一字不提。英国的报导也只提你一人。可惜这些是一般性的新闻报导,大简略。法国的《法国晚报》的话讲得最显明:“不管奖金的额子多么高,也不能使一个二十岁的青年得到成熟与性格”;一一这句中文译得不好,还是译成英文吧:“The
prize in acompetition, however high it maybe,is not sufficient to gjve
a pianist of 20 the maturity and
personality。”“尤其是头几名分数的接近,更不能说the winner has won
definitely[冠军名至实归,冠军绝对领先]。总而言之,将来的时间和群众会评定的。在我们看来,
the revelation of V Competition of Chopin is the Chinese pianist
Fou,Ts’ong,who stands very highly above the other competitors by a
refined culture and quite matured sensiti
vity。[在第五届萧邦钢琴比赛中,才华毕露的是中国钢琴家傅聪,由于他优雅的文化背景与成熟的领悟能力,在全体参赛者之间,显得出类拔萃。]”这是几篇报导中,态度最清楚的。

  林伯伯由周伯伯(煦良,他是上海政协九个副秘书长之一,专门负责文化事业)推荐,作为社会人士,到北京去列席全国政协大会。从一月三十日起到二月七日为止,他在北京开会。行前我替他预备了发言稿,说了一些学校医学卫生(他是华东师大校医)和他的歌唱理论,也大概说了些音乐界的情形。结果他在小组上讲了,效果很好。他到京后自己又加了一段检讨自己的话,大致是:“我个人受了宗派主义的压迫,不免抱着报复的心思,埋头教学生,以为有了好的歌唱人才出来,自然你们这些不正派的人会垮台。我这个思想其实就是造成宗派主义思想,把自己的一套建立成另外一个宗派;而且我掉进了宗派主义而不自知。”你看,这段话说得好不好?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